行业新闻
卡尼小贷金融行业资讯-银行的不良贷款率10年来首次突破1%-2014.08.19
日期:2014/8/19
 摘要 银行的不良贷款率10年来首次突破1%。通常意义上讲,这是个坏消息。

银行的不良贷款率10年来首次突破1%。通常意义上讲,这是个坏消息。

至少银行有些急。“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上半年监管层对各家银行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各家银行也在想法处置不良资产,而且越接近年底,这个处置力度就越大。因为谁都不想年报太难看。

但这也不全是坏消息。1%的不良率,也就意味着2900多亿元的不良资产,对于东方、信达、长城、华融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而言,这就是盛宴。过去,这个“盛宴”是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独食”。但随着5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正式成立,显然“抢食”不良资产的竞争者已经出现了,而且可能会越来越多。

这些被银行记录为坏账的不良资产究竟有何投资价值?资产管理公司又是如何利用这些不良资产来获利呢?对整个金融生态圈而言,他们究竟是“清道夫”还是其他?越来越多的“食客们”,是不是客观需要越来越多的不良资产?那么,到底他们能消化多大不良贷款?

不良贷款率仅1.08%?

“多年来,银行通过各种‘技术’手段隐匿不良贷款的操作方式早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一家银行不这么做的,因为银行要应付各种考核指标,也需要拿出不至于太难看的业绩报表应付投资者。”

从1%到1.04%,再到1.08%,这是银行不良贷款率在今年上半年两个季度的变化。尽管,仅从数据变动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变化似乎并不太大,然而对基数庞大的不良贷款余额而言,这样的增速不得不令银行与监管机构紧张并警惕。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全银行业处置回收不良贷款922亿元,核销不良贷款1001亿元。尽管回收和核销的规模逼近2000亿元,可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增长仍达1024亿元,这样上半年银行确认的不良贷款总规模就超过2900亿元。

截至6月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已达6944亿元,且已经出现连续11个季度上升。至于原因,按照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近日署名文章分析,随着国内经济下行、房地产价格回落、投资回报下降等情况迅速波及银行体系,银行贷款随之过度紧缩甚至冻结,形成中国式“押品(房地产)—损失”螺旋,加剧了金融和经济波动,是造成不良贷款上升的主要风险因素。

“1.08%这显然已经是银行经过重重粉饰之后的数据。多年来,银行通过各种‘技术’手段隐匿不良贷款的操作方式早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一家银行不这么做的,因为银行要应付各种考核指标,也需要拿出不至于太难看的业绩报表应付投资者。”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银行业实际不良贷款率在10%以上。”

贾文涛是一家国有银行风控部门的职员,而在此之前他曾经在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的一家有过近5年的工作经历。因此跳槽到银行后,贾文涛主要的工作内容依旧是处置银行的不良资产。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关于银行不良资产的实际状况的确要比报表所体现的来得更为严重,其实从去年开始我们整个部门以及我个人的工作量就开始增加,而且这种感受是相当明显的。至于真实的数据究竟是多少,那不是我能得知的。”

在不良贷款余额上升之时,展期、续贷等手段是银行惯常采用来降低不良率的方法。更有甚者,有相当一部分的不良贷款银行并不会披露,而是将其隐匿于好资产之中,只要不出事就很难暴露。日前,广东省金融办原副主任李若虹涉嫌严重违纪,进而暴露广发银行高达580亿元的不良资产问题。

仅李若虹遭调查一事就带出580亿元的不良贷款,又有多少人能相信一家银行公布的在过去半年甚至一年中仅增加几十亿不良贷款的报表?广发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行不良贷款余额62.01亿元,不良贷款率0.87%。而迄今为止已公布2014年半年报的3家银行截至6月底的不良贷款余额也是“说少不少、说多不多”的状态。截至6月末,平安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6.68亿元,较年初增长14.95%;不良率0.92%,较年初上升0.03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45.71亿元,至176.32亿元;不良率为0.93%。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83.08亿元,比上年末增加8.65亿元;不良贷款率0.93%,比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

“仅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上半年银行系统新增贷款就有5.74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更是达到10.57万亿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然而,上半年整个国民经济有多少增长?股市表现又如何?”谢国忠表示,“越来越多的钱贷出去,而经济并未获得实质地改善,这表明其中很多贷款是已经出问题或将出问题的。”

AMC厉兵秣马迎坏账

“下半年将抓住不良资产增长的特殊机会,运用投行手段,发挥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稳定器的作用和价值。”

越来越大的不良贷款余额规模以及越来越快的增长态势,在给银行带来困扰的同时,也令监管层重视起来,并采取应对措施。监管部门提出“坚决守住风险底线”。银监会主席尚福林7月25日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应进一步加快核销不良贷款。”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日前在署名文章中同样明确表示,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利用盈利较好的条件,加强与财政、税务部门沟通,进一步加快核销不良贷款。这是银监会要求银行金融机构加强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双控”管理的方式之一。

银行不良贷款又称“坏账”,而就在银行烦恼坏账剧增的同时,对“坏账银行”而言,则意味着扩大业务规模的机会来临了。在中国所谓的“坏账银行”就是以东方、华融、长城、信达为主的资产管理公司,近来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个个犹如打了鸡血般兴奋地厉兵秣马以备战不良资产经营业务。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张子艾在7月22日对外表示,下半年将抓住不良资产增长的特殊机会,运用投行手段,发挥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稳定器的作用和价值。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同样称,下半年将结合经济形势变化和政策要求,立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做大不良资产经营业务。

“一般来说,目前国内银行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基本采取清收、重组、转让、核销这几种方式。尽管,监管层频频要求银行加大不良资产的核销力度,银行也是备感压力,但是不良贷款的核销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必须通过当地财政部门的批准,核销的不良贷款规模不可能太大。”贾文涛指出,“从银行自身的角度来讲,其实银行并不希望多核销坏账,一旦核销,就意味着银行放弃此笔债权并承担全部损失。监管层呼吁银行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力度,除了希望降低银行的不良率,同时也是希望能为企业减负。但是,除非实在是没办法,只要有人愿意接盘,银行宁愿低价卖出。”

贾文涛表示,上半年其所在银行仅经过他手的资产转让就已经达到5笔。“下半年只会多不会少,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指标。其中压力最大的是那些负责坏账清收的同事,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催账谈何容易。相比较而言,像我这种负责坏账打包转让的,压力则小一些,多是设计打包方案,与买方谈判,为银行尽可能拿到更好的价格”。

就银行来说,银行其实并不愿意急着处理不良贷款。在经济环境低迷的时候,很多企业无法按时还款,但是等经济景气改善时,这些企业有可能又重新活过来了,欠银行的钱也能还上了,银行的坏资产自然也就变为好资产了。但是,在不良率出现明显飙升时,鉴于来自监管的压力,以及为了不使报表过于难看,银行不得不加快处置不良资产的速度。

上半年一则关于“某大行上海分行为压低不良率,将39笔总价1.9亿元的中小企业不良贷款,1折处理给资产管理公司”的消息在市场上传得沸沸扬扬。8月4日,宁波银行专项公告披露,截至去年底,持有七项超过两年尚未处置的抵债资产,其中两项抵债房产已作报损处理,两项转为自用,剩余三项未完成处置的,亦有两项为抵债房产,面积合计1089.75平方米,另外一项则为抵债股权。按照现有规定,上述抵债资产应进行规范。宁波银行承诺,将加大处置力度,于今年年底前择机完成上述抵债房产和股权处置。

“目前公开放出来处置的不良资产绝对只是银行整个不良资产盘子中的冰山一角。一般而言,银行处置坏账会采取拖延战术,因此下半年的量要大于上半年。而且,每个季度的季末,要做报表数据之时,银行一般也会放出一些坏账来处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AMC也是个套利者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任何一种生意都是低买高卖来赚钱的,AMC同样如此,无非就是从银行用低价买入不良资产,然后经过一些技术手段的处理,以高于收购价转手卖出,从而赚取其中的差价。”

在西方发达资本市场,那些专门盯着坏账并且以这些被称为“腐肉”的坏账为生的坏账银行,也被称为“秃鹫”。在中国,处置银行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就是所谓的“秃鹫”。而当前中国银行业坏账激增的状态,自然会招引国内的资产管理公司等坏账处置机构蜂拥而至,其中当初由财政部钦定专门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也就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1999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决定将工、农、中、建四大银行的1.4万亿元的巨款坏账果断剥离,对口设立华融、长城、东方和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求换得金融业和整体经济的轻装改革。当时,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成立为四大国有银行轻装上阵进行市场化改革赢得了时间与空间。时至今日,四大AMC已不再仅仅是四大国有银行的对口坏账银行,而是早就同众多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建立起不良资产业务合作的金融机构。

而多年来不断扩大的银行业不良资产规模也令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吃”得饱饱的。仅今年上半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取得的业绩就相当亮眼。今年上半年,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实现拨备前利润118.04亿元,同比增长57%;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则实现考核利润56亿元,同比增长45%;东方资产管理实现利润76.48亿元,同比增长39%。信达资产管理公司2013年净利润9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6%,其中,不良资产业务贡献了近2/3的净利润。

相比较而言,银行的赚钱能力则逊色了很多。只是,这些坏账银行究竟是如何通过银行的不良资产而赚得盆满钵满呢?“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任何一种生意都是低买高卖来赚钱的,AMC同样如此,无非就是从银行用低价买入不良资产,然后经过一些技术手段的处理,以高于收购价转手卖出,从而赚取其中的差价。这其实跟银行利用存贷款利率的高低之差赚钱是完全一样的道理。”贾文涛表示。

“就手法而言,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的方法有很多种,包括债务追偿、债务重组、资产拍卖、转售以及破产等等。不过所有手段无非就是奔着创造现金流的目的去的,差别只是在于现实的现金流还是预期现金流。”贾文涛进而解释道,“如果是创造现实现金流,那么资产管理公司往往采取债务追偿和资产重组后的协议出售或拍卖。比如,一家AMC从银行手中以2折的价格购得原本价值1000万元的不良资产,而其通过各种手段最终从债务人手中追回了300万元,那资产管理公司就从中赚取的毛利润就有100万元,扣除追债所需的一些成本费用,净利润一般也在50万元以上。”

“如果自己追不回,那么进行资产重组之后,可以打包转卖给愿意接手的一方,只要价格高于当初购入的成本价,AMC自然也是赚钱的,这种一些是协议转让。另外一种就是公开拍卖,资产重组打包之后,由第三方评估机构对资产价值进行评估,通过评估后委托给拍卖机构,由拍卖机构刊登公告,在适当的场合进行公开拍卖”。

而所谓的创造预期现金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资产管理公司将接手的不良资产进行资产证券化后进行交易,并期待这些资产能在日后有所升值进而带来收益。贾文涛指出:“一般而言,90%以上的银行不良资产都是债权资产,而AMC通过资产重组之后可以将债权转化成股权或债券,然后推到二级市场进行交易。由于在资产重组中,AMC将不良资产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优化,因此也能吸引一些投资者,尤其是那些看好其中的股权或债券在未来能升值的投资者。”

不过,孙立坚表示:“中国的二级交易市场并不发达,金融机构在资产证券化方面的能力也较为有限,而且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资产管理公司往往会更倾向于获得现实现金流。有的资产管理公司会把一些不良资产以高于买入价一层左右的价格转卖给一些民间的讨债公司。无论是银行还是AMC,在追偿债务时都必须采取合法手段,而且尽职调查也往往仅限于对欠债企业。而讨债公司却能有更‘专业化’的操作方式,他们对相关债务人的亲戚朋友等家庭环境有更多的了解。因此,很多时候银行和AMC追不回来的钱,讨债公司却能要回来。这种现象其实在各地比比皆是。”

四大遭遇“抢食者”

地方版AMC已取得丰硕战果。最先成立的江苏资产管理公司在过去1年多时间里,完成34个不良资产收购项目,累计化解不良资产127.47亿元,涉及债务企业719家

过去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所以能赚得荷包鼓鼓,除了银行不良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之外,相对垄断的地位同样功不可没。不过,现在这种垄断已经被打破,四大AMC有了竞争对手,而且未来的竞争对手会越来越多。显然,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高调地摩拳擦掌,其中不乏一种迎战竞争的姿态。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酝酿和准备,5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在日前拿到了监管部门的资格认证,成为地方版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银监会公布了全国首批可开展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业务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共涉及五个省市,分别是江苏、浙江、安徽、广东和上海。获批的5家地方版AMC分别为江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东粤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消息称,银监会通知明确,上述五地可分别批准设立或授权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参与本省(市)范围内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工作。各银行、信托、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金融企业,可以按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相关规定,向经过备案公布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批量转让不良资产。

“地方版AMC的成立对四大AMC的确是形成了一种竞争关系,带来了一定的挑战。”贾文涛指出,“对绝大多数地方的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来说,‘将不良资产剥离给哪家资产管理公司’绝对不是一道选择题。首先,银监会的通知已经明确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只能参与本省市范围内不良资产的批量转让工作,而这也就给各个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框定了业务界限。”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除了安徽的资产管理公司是由民间资本掌控之外,其他几个地方版AMC全部是由地方国有企业控股,这也就意味着这些AMC实际还是由地方政府掌控。而地方主要的银行、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金融机构同样多数是由地方政府控股,自然肥水不会流向外人田。”贾文涛表示。

因此,在正式成立并运作还不长的时间内,这些地方版AMC已取得丰硕战果。最先成立的江苏资产管理公司在过去1年多时间里,先后与20家金融机构开展合作,完成34个不良资产收购项目,累计化解不良资产127.47亿元,运用资金89.4亿元,涉及债务企业719家,其中仅化解惠山古镇和无锡尚德金融风险两项即达59.41亿元。

其实,四大AMC除了面临着地方版AMC的竞争外,同时也面临着来自银行的挑战。如果不是鉴于监管的压力,绝大部分银行其实并不愿意处置不良资产。“今年是不良资产,但是或许过一两年企业经营状况得以改善,那么不良自然就成为正常了。”贾文涛说,“一般而言,银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不良资产转让给AMC。银行首先会想法自己追债,追不到的话也会打包挂到金融交易平台上,因为AMC收购不良资产的出价往往很低,而通过交易平台很多时候相对能获得更高的卖价。”

截至目前,今年东方资产和长城资产公开处置的不良资产,规模共计约为110亿元,仅为同期银行核销规模的10%稍多。今年5月6日至7日,招商银行有两笔不良资产在天津金交所公开转让,债权本息合计2494万元、6000万元,但用于抵押的房产质量尚佳,评估值分别达到3005万元、8798万元。去年上半年,仅农行就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处置64宗不良资产,成交金额逾百亿元。

谢国忠指出,在坏账激增的情况下,银行普遍收紧银根惜贷,企业很难从银行融资,但是目前在银行“封闭式”的贷款却很多。“所谓‘封闭式’贷款,其实就是借新还旧。银行将不良资产进行打包,如果有谁愿意接收这笔不良资产,银行就贷一笔新的资金给谁。而接收这笔不良资产的企业或机构在三五年内往往也只是需要维持支付这笔不良资产的贷款利率,然而对银行来说,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这笔不良资产移出不良的表外,从而降低不良率。”

“左口袋到右口袋”的游戏?

把坏账从“好银行”腾挪到“坏银行”,坏账并不能因此而变好,而是始终存在。食客们只管吃,不管消化,这个生态能维持多久?

可以预计,未来作为“坏账银行”的资产管理公司将会越来越多,除了已经获批的五省市之外,其他省市也早已跃跃欲试。与此同时,其他类型的坏账交易平台和处置机构也势必会越来越多。那么,随着银行将坏账剥离给AMC等坏账处置机构,在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银行是否能减负而重新轻装上阵呢?资产管理公司又能否起到如四大AMC在1999年对四大国有银行那样的作用?

“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之间的坏账剥离,仅仅只是一场数字游戏而已。把坏账从‘好银行’腾挪到‘坏银行’,其中大多数的坏账并不能因此而变好,而是始终存在。”谢国忠指出,“即使是1999年四大国有银行剥离给四家AMC的1.4万亿元的不良资产,至今为止也仅有相当小的一部分被消化,回收了一些现金。而其中大部分依旧装在四大AMC的口袋里。”

其实,我们只要问一个问题就可以了,那就是——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银行不良资产的资金从何而来?谢国忠进而说:“当初四大AMC收购四大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资金是由财政部出的,财政部作为唯一股东向每家公司注资100亿元,并担保四大AMC从央行获得6041亿元再贷款;AMC再向四大国有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共发行8110亿元金融债券,以此按1∶1的对价购买不良资产。现在我们只看到四大AMC每年获得净利润多少的数据,但是他们向央行的贷款以及向银行发行的债券都已经清偿了吗?”

“进一步来说,当前成立的5家地方版AMC的注册资金也就十几亿元,那么哪来的资金来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很清楚,无非就是地方财政注资和银行两个来源,在当前地方政府没钱的情况下,那么银行自然就是最大的出资方。羊毛出在羊身上,银行只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用新贷款置换了不良资产而已。”谢国忠有些激动道,“银行的坏账在相当程度上就是由地方政府搞坏的,然后地方政府再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来剥离银行的坏账,银行‘干净’了之后就又能为地方政府提供贷款。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地方政府想多弄点钱。”

央行行长周小川曾说,首次剥离的1.4万亿不良资产“50%是各级政府行政干预导致的,30%是为了支持国有企业,剩下的20%才是银行自身经营造成的”。而时至今日这样的局面又何曾有多少变化呢?

贾文涛同样坦言,只要是由地方政府主导的不良资产的收购,很多最终都还是由银行来兜底。除了资产管理公司向银行发行债券这种方式融资外,资产管理公司也可以和基金公司或券商合作把接盘的不良资产来发行资管计划,而资管计划很多时候由银行理财资金对接。另外,也有更复杂的结构设计,层层包装后似乎完全与银行脱离了关系,但实际上债务的风险和收益仍旧是由银行来承担的。

“中国一直在学习美国等西方发达市场的资产证券化,然而当前中国资产证券化的条件并不成熟。资产证券化需要多样化的资本市场,尤其是发达的一级、二级债券交易市场,以及专业化的信用评级机构,但这些中国都缺乏。”另外,孙立坚表示,“资产证券化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处于上升状态的经济环境,这样投资者才会有信心,资产也才能升值。而目前绝不是中国资金证券化的好时机,想要通过资产证券化盘活不良资产难度很大。”

“对不良资产也要有所区分,如果是企业贷款的不良资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采取核销手段,为企业减除一定的压力。但是对影子银行业务的不良资产,尤其是靠虚拟金融套利因资金链断裂而出问题的‘高利贷者’,就应该采取清算、破产方式。”

谢国忠与孙立坚都认为,市场出问题就用市场的方式去解决,而不应该由政府无限制地兜底,“我们不能把所有问题都留给未来。现在不解决,未来解决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成本”。

在自然界,秃鹫因以食“腐肉”为生,常常被视为不劳而获而遭人所不齿。然而,秃鹫却也是自然界不可或缺的“清道夫”,没有它们来处理这些“腐肉”,整个自然都将是臭气熏天,生态遭到破坏。而被视为金融界秃鹫的坏账银行能否真正起到“清道夫”的作用呢?显然,至少目前为止,他们还差得远,只吃而不消化从来不是长久之计。

 

----关于我们------

《卡尼小贷》是深圳市卡尼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创办的微信公众平台。卡尼小额贷款公司是专注于产业链融资服务的小微金融提供商。目前,公司是深圳唯一一家专注于为珠宝行业企业及个人提供融资贷款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我们的公众账号已经成为珠宝行业企业及个人关爱的微信账号。我们也欢迎您的关注。

 

感谢您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关注或推荐我们:

1、点击本文右上角按钮,选择关注公众账号,并点击右上角按钮,将我们推荐给朋友或分享至朋友圈;

2、在添加好友搜索公众账号里查找“carlefwx”卡尼小贷

3、在本账号介绍页面查看历史消息


合作伙伴/PARTHER
 
联系地址

深圳市罗湖区田贝万山珠宝园
B座北8003

电话/传真

T:0755-2562 6633
F:0755-3305 3461

企业邮箱

customer@carlef.com
  

版权所有 © 2013 CARLE.Inc
深圳市卡尼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62563号-1   

本网站内容解释权属深圳市卡尼小额贷款有限公司